《宜昌记忆》:宜昌的“330” 葛洲坝工程背后你不知道的事(二)

来源:宜昌三峡广播电视总台2017-01-03

四、不解之谜

    按基建程序葛洲坝工程应该后于三峡水利枢纽而诞生,为什么却早在上世纪70年代初就动工兴建呢?要弄清缘由必须从毛泽东的决心、周恩来的忠心和张体学的雄心说起。
    毛泽东早在建国初期的1954年长江发生大水灾后就建议在长江三峡设卡子建三峡大水库毕其功于一役永远消除长江水患。而1958年3月在党中央成都会议讨论三峡工程的时候周恩来的报告中却明确提出了河流规划七原则,基本否定了三峡近期上马提案,有些与毛泽东的决心唱反调的意思。张体学则是位实干家和热心家,他通过老省长李先念四方游说,在汉江兴建了丹江口工程缓解了二汽的用电形势。1969年和1970年两年间他又征得钱正英的同意、取得长办的支持,三番五次以省革委会名义向周恩来打报告坚决要求上三峡工程未获批准,因为毛泽东此间视察武汉曾当面告诉张体学和曾恩玉:要准备打仗,目前不宜作此想。
    据《葛洲坝工程大事纪要》记载:1970年 1月,鄂西水电部成立,负责葛洲坝工程的勘测、设计、科研和施工准备。不久,指挥部成立葛洲坝筹建领导小组,当时的宜昌军分区司令员、地区革委会主任李地山任组长,一个中国水利史上最大的事件,一个耗资巨大的葛洲坝工程就这样悄悄地、紧锣密鼓地筹划起来。
    而此前1963年在一次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正式表示,原来他硬要干的三峡工程现在不干了。直到1969年10月,毛泽东视察湖北时,张体学提出要上三峡工程,还被毛泽东劈头就是一句:“头上顶盆水,有什么好处?你就不害怕?”后来才放缓口气指示说:在目前备战时期,不宜作此设想。而突然批准修建葛洲坝工程,是仅隔一年的庐山会议之后作出的。在那次会议上,就设不设国家主席的问题毛泽东与林彪的斗争公开化了,取得第一回合的胜利。但毛泽东究竟出于何种考虑作出此项改变和决定的却不得而知。但后来种种迹象表明:葛洲坝工程正是契合了他的心愿而匆忙上马的。
    1970年3月,赶到北京参加全国计划会议的林一山看到一份印发的周恩来关于兴建三峡工程的报告,说要让毛主席健在时看到三峡工程的建成。周恩来就此还在大会上作了一番情绪激动的讲话:“三峡工程是毛主席的伟大理想,一定要在不远的将来把它修起来,否则对不起党和毛主席!”但没过几天周恩来又把他的报告悄悄收回去了。在离开北京的几个月里,林一山不断接到“周办”的电话,说周恩来要找他约谈,但后来又都推了,使林预感到有什么重要事情发生。
    1970年6 月,林一山刚到郑州,“周办”又来电,让他即赴北京。由于毛泽东突然要提前上庐山,周恩来陪着已走了。其时,林一山从周恩来的秘书那里得知,周恩来想向他了解葛洲坝的情况。但又得知,周恩来此次离京前已经原则同意上葛洲坝工程了。周恩来一贯办事谨慎,但仅隔几个月,从三峡工程跳到葛洲坝工程,整个决策为什么转了180度大弯?而一向紧跟伟大领袖的周恩来为什么会在毛泽东之前做出如此重大的表态,究竟是受谁的指使?这是一个至今也无法明白的疑团。


五、匆忙开工

    1970年10月30日,就是在庐山会议后不久,湖北以“武汉军区、湖北省革命委员”的名义正式向中央提出“关于兴建宜昌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请示报告。报告开首的第一句话就申明正义:“为了实现伟大领袖毛主席‘高峡出平湖’的伟大理想。”报告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工程规模”和“工程保证”两项中声称: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建低坝,坝高为海拔69米,土石方约3千3百万立方米,钢筋混凝土约4百万立方米,淹没耕地8千6百亩,移民1万3千人。水电站利用径流发电,装机204万千瓦,年发电量120亿度,造价13.5亿元,力争少花钱,多办事。预计三年半开始发电,五年左右竣工。建成后,是全国最大的水利枢纽工程。“我们在现场进行了水工试验和研究,试验结果:泥沙虽有些淤积,但人工完全可以调节、控制,对大坝影响不大,保证不淤塞,不断航。”
    “造价13.5亿元”,“三年半发电,五年竣工”,“保证不淤塞,不断航。”多么诱人的数字和保证啊! 但此时,勘测尚未清楚,设计也未完成,如何算得出造价多少?又何谓工程量、竣工期呢?无人解答。
    林一山在北京真正见到周恩来已是12月16日在国务院会议厅正式讨论葛洲坝工程上马报告的时候了。12月17日,也就是讨论会第二天,当时任副总理的纪登奎即打电话来,说周恩来问林一山书面意见有否写好? 并派人来他的住所坐等索稿。同时他还得知,是毛泽东催周恩来尽快把有关葛洲坝工程的文件报送过去,他等着要批。林一山就写下了后来与中共中央文件一起转发全党,有名的《林一山意见书》。
    1970年12月24日,主持政治局和国务院工作的周恩来给毛泽东写出了报告,认为“在‘四五’计划中兴建葛洲坝水利工程是可行的。”同时报告末尾又附上一笔:“林一山意见书一并送上,供参阅。”12月25日,中共中央草拟出批复送审稿。其中说道,“修建葛洲坝水利枢纽,是有计划,有步骤地实现伟大领袖毛主席‘高峡出平湖’伟大理想的实战准备。”文件中,还责成“施工指挥部,进行现场设计,在今年年内提出设计方案报国家建委审定。”而此时,距离年末仅有六天了,提出此要求颇有一点荒诞的意味。
    湖北省当时的主要负责人当时配合默契,1970年12月份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从朝鲜访问归来便赖在北京不走了,非逼着周恩来批准代号为330的葛洲坝工程上马;而在此时的湖北宜昌,随后,张体学在宜昌召开干部大会宣布,为纪念毛泽东1958年3月30日乘“江峡”轮视察长江三峡,工程代号为330,确定成立330工程指挥部。至此,宜昌有了一个占地几乎是宜昌城区三分之一的330工程。同时,张体学和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张震已经召集了浩浩荡荡的民兵队伍正等着中央批示准备万人下河、万炮齐鸣敬祝毛主席万寿无疆。
    这种先斩后奏的做法张体学做的游刃有余,武汉军区、湖北省革委会请战葛洲坝的报告开宗明义第一句就说得明白:为了实现伟大领袖毛主席‘高峡出平湖’的伟大理想,加速社会主义建设,而且声明葛洲坝工程指挥部已经成立。而实际上早在1970年的11月份周恩来总理主持政治局会议上就已原则上批准了这个报告。
    毛泽东在他生日这一天看了多方意见,对葛洲坝工程作了那个著名的“12.26”批示。“赞成兴建此坝。现在文件设想是一回事,兴建过程中将要遇到一些现在想不到的困难问题,那又是一回事。那时,要准备修改设计。”这是典型的毛泽东的语言,斟字酌句,多义性,充分留有余地。它似乎把葛洲坝工程从开工,到以后的停工、重新设计,统统都预见到了。多年来,人们反复研读它,希望自己能真正理解它的含义。
    1970年12月29日,武汉军区一架专机飞抵宜昌,将毛泽东批示的关于兴建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的中共中央78号文件送达宜昌。12月30日,西陵峡口一声炮响,在宜昌市郊区绵羊洞(古称元旸洞)河滩上举行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开工典礼,八万军民出席会议。在万炮齐鸣声中张体学挖了第一锹土,葛洲坝工程正式破土动工。来自全国的5万水电精英开始了葛洲坝工程的建设。

六、葛洲坝

    葛洲坝位于长江三峡的西陵峡的出口——南津关以下2300米处,距宜昌市镇江阁约4000米,大坝北抵江北镇镜山,南接江南狮子包,雄伟高大,气势非凡。长江冲出三峡峡谷后,水流由东急转向南,江面由390米突然扩宽到坝址处的2200米。由于泥沙沉积,在河面上形成葛洲坝、西坝两岛,把长江分为大江、二江和三江。大江为长江的主河道,二江和三江在枯水季节断流。
    葛洲坝原是一座古城的遗址。据《水经注》记载:“江水出峡,东南流,泾故城洲。洲附北岸,洲头曰郭洲,长二里,广一里。上有步阐故城,方圆称洲,周回略满。”而“郭”与“葛”音又相近,久而久之便被人们称为“葛洲坝”。考古发现早在新石器时期宜昌人的祖先在葛洲坝对岸李家河和紫阳河靠长江边的地域上生殖繁衍。公元前700多年前东周时期宜昌人在下牢溪右岸建立了家园。考古专业队在葛洲坝坝头发掘出战国和两汉时期古墓四座,在坝上还发现东汉时期城墙遗址,在葛洲坝坝尾二江边挖出一棵六千多年前的阴沉木炭化树。
    葛洲坝历史文化悠久。三国鼎立时期,宜昌属吴国领地,葛洲坝为西陵城池。公元272年10月至12月吴国战将陆抗在宜昌指挥了一场战役。陆抗令士兵在西坝筑城将吴国叛将步阐围堵在西陵(葛洲坝)城内,内以围阐,外御晋兵。始则计退晋军羊祜,继而矢石如雨打得晋军杨肇落荒而逃。晋军前往西陵救援步阐的军事行动失败后,陆抗终于攻陷西陵城,灭杀叛将,收复失地。这一战役成为历史上围城打援的经典战例。这一段历史在《资治通鉴》和《三国志》两部历史巨著详实地记载了这一战事。裴松之在《三国志注》记述了这次战乱给宜昌人造成的苦难遭遇——“陆抗平步阐于西陵,戮及婴孩”。
    葛洲坝东头有一座千年古庙——东岳庙。1864年的《宜昌府志》记载:“东岳庙,一个在南藩门(大南门)内,康煕36年总镇王世臣、知州李广重修;一在郭(葛)洲坝,创始无考”。葛洲坝上的东岳庙座北朝南,门庭6米多高,横额上雕刻着“东岳庙”三个大字。拾级而上,四合式的天井大庙,约10米见方,观音菩萨座中堂,两边钟鼓房,一米多高的铁钟,响声宏亮。自古以来,葛洲坝龙舟在宜昌城久负盛名。龙舟上的龙头和龙尾是祖上遗产,供奉在东岳庙里。每当端午节来临,掌艄人祭祀神灵,擎出龙头和龙尾。龙舟队便开始新的一年集中食宿和训练。锣鼓手敲锣打鼓节奏分明,哐咚有力,划手听锣鼓声人人拉满桡,站头人双手举桡指明方向,江面上闪着雪白的水花,龙舟飞速前进。获胜后,站头人随着欢快的锣鼓声,单臂举桡向上挥舞,划手们粗犷的号子声威震峡江,一面四方黄旗幡然舞动,两岸鞭炮声不断。当晚,葛洲坝龙舟队队员们齐聚东岳庙,吃大片猪头肉,喝大碗包谷酒,欢庆胜利。
    葛洲坝,宜昌古八景之一赤矶钓艇的风景区。据《宜昌府志》记载:“赤矶在县西北五里,步阐筑城之所”。古称赤矶,葛洲坝人称为老虎礁。每逢秋冬季节枯退的江水冲激赤矶泛起层层浪花,十分壮观。葛洲坝坝尾展现出一条长    长的碛坝卵石如玉,沙中含金一直延伸到大江之中。春暖时节,“桃花流水鳜鱼肥”正是垂钓好时光。清朝诗人戈保泰在《郭州春望》一诗写道:“无端怪石冲人立,不断遥峰学水波,芳草出时连雨气,暮烟起处有渔歌。”葛洲坝三江边有一桃花潭,桃花潭里有桃花鱼。明清时期,以葛洲坝桃花鱼为题的诗赋众多,以杨裕仁的《桃花鱼》一诗甚为生动:“春来桃花水,中有桃花鱼。浅白深红画不如,是花是鱼两不知。花开正值游鱼嬉,鱼戏转疑花影移。渔人不敢下钓丝,怕逐春风上旧枝。”桃花鱼亦称桃花水母,为世界稀有动物,距今已有6.5亿年的历史,有水中熊猫之称。
    上世纪八十年代我带着妻儿下江南,到达上海住在小东门附近的一家旅馆。旅馆不大,很安静,我们住在二楼,木板壁,擦得很干净的楼梯,房间收拾得很整洁。有一天,女服务员好奇地问我们是不是四川人,妻子回答是宜昌人。见这位中年服务员不知所以的模样,我提醒了一句:“三三〇。”她依然不知道,就不得不补充了一句:“葛洲坝在我们那里。”她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连连点头:“葛洲坝,我知道,我知道,中国第一,好伟大的。”
    这就是葛洲坝。

暂无评论!

四川康定6.3级地震 民众街

中国地震台网正式测定:11月22日16时55分在四川省甘孜藏族自治
好听好看,我们不懈的追求;听好看好,我们信守的承诺!
TEL:0717-6862154 6862153